您好,欢迎访问365bet【真.环亚】!如有疑问欢迎随时致电我们进行咨询。
0379-636277677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走近东营民间手工艺人 草根本色守望文明传承

时间:2020-10-07 21:20

  人类的第一件手工制作品是什么?人类学家的回答是:劳动工具。一根被修剪过的树枝,一条被打了结的绳子,一块用来御寒的兽皮,一个用泥捏出的碗……在手的劳作中,人类开始了自己的文明史。这个历史发展到今天,当轰鸣的大机器生产取代了节奏缓慢的手工制作,手造成了一种奢侈,成了一座小小的桥梁,连接起安静朴素的农业时代与电光火石般高速的现代,也勾引了人们对昔日质朴生活的怀念。当文明达到高峰,手造产品一定是其重要的标志之一,手工艺人也一定是文明发起的源头动力。今天,我们走近东营街头巷尾的手艺人,在草根本色的手艺中回望文明和文化的传承。

  大家都知道,小麦能为我们提供面粉,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小麦秸秆可以用来作画,使用小麦秸秆所作得画被称之为麦秸画,她始于隋唐时代,是当时宫廷里的工艺品,经过历代传承,一直延续至今,她不仅光泽透亮,装饰效果好、而且极富艺术感染力,活灵活现的体现出了民间艺人的精湛技艺。东营市广饶县李鹊镇安里村村民蒋庆明就是一位制作麦秸画的手艺人。

  生于1950年的蒋庆明,从小喜爱书画、雕刻,八岁时就跟随父亲学习制作祖传的麦秸画。蒋庆明精于研究,将雕刻、剪纸、绘画充分结合,创新出了体现地方特色的李鹊麦秸画。他相继创作了大量以龙为题材的艺术作品,积极创新地将李鹊麦秸画发扬光大。

  李鹊麦秸画传至蒋庆明已是第五代。为了制作麦秸画,每年麦收的时候,他都会一根一根从麦地里挑选合适的秸秆。这些在平常人眼中看来毫无用处的秸秆,在他手里却是极其珍贵。凭借着对麦秸画的执着追求,蒋庆明不断改进制作工艺,力求完美展现作品神韵,无论是风景画、人物肖像,还是各种动物形象,都能够成为蒋庆明创作的源泉。

  据蒋庆明介绍,由于李鹊麦秸画制作属纯手工,工序繁多,工艺复杂,所以现在的年轻人没人愿意学这门手艺,导致传承上后继无人。再者没有规范的图纸和文字资料可借鉴,只能靠师傅口传心授,随着艺人的逐渐老龄化,这项手工技艺面临失传的危险。而且由于没有形成标准化、程序化制作,费时费力,又没有良好的销售渠道,得到的利润极少,导致传承人难以以此为业。

  蒋庆明作为麦秸画的第五代传人,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把麦秸画的制作工艺传承下去。

  68岁的老人侯家聘,执着于酿造酱油、醋和腌制老咸菜这门传统手艺,守着300口腌缸,30年来从未间断。

  在东营市垦利县黄河口镇,有位68岁的老人侯家聘,执着于酿造酱油、醋和腌制老咸菜这门传统手艺,守着300口腌缸,30年来从未间断。纯手工的传统的酿造、腌制手法,让他在与大的调味品厂竞争中站稳了脚跟。“我敢说,我的老师傅的水平现在也不如我高了。”谈到自己的酿造、腌制手艺,侯家聘豪气冲天,“我只有初中毕业,但是我平常也盯着一些国内关于调味品的报纸和期刊,遇到有用的,就记下来。”侯家聘告诉记者,醋酿制过程中常常出现“反缸”问题(即变质),他却在自己的摸索中克服了这一问题。“技术类的语言我可能说不出来,但是我的双手能做出来。”

  现在侯家聘有300口大缸,腌制咸菜、酿造酱油、醋,全靠这些陪了他30年的大物件儿,细细地看这些大缸,有的裂了又补,有的外表已经颜色暗淡。但就是这些缸里,有着腌制时间长达10年的老咸菜,有着酿造时间两年以上的陈醋。如今30年过去,侯家聘的新双酿造厂以自己卓越而恒定的品质持续滋养着小镇人们的味觉。

  在垦利县胜坨镇佛头寺村边上有一座生产佛头黑陶的小院,传承了600年制陶工艺的佛头黑陶,就是从这个小院里走向全省乃至全国的。

  “说到制陶,那年代久远了,生产陶盆等陶制品,一直是佛头寺村民传承的一项技艺。”佛头黑陶传承人李建兴说,佛头寺村紧靠黄河,黄河从黄土高原携带着泥沙一路奔波,到了东营,已经是失去了壶口瀑布的动力,细腻的泥沙在东营沉淀下来。而佛头寺村周边,就有一片独有的黄河沉积红泥,这为佛头寺村制陶提供了天然的好原料。随着黑陶工艺技术的发展,1988年村里建起了制陶工厂,并开始把产品从以往的生活日用品向黑陶工艺品转型。祖辈上一直制陶的李建兴就是其中的一位对制陶沉醉的青年。但过去村里的黑陶艺人制作的大都是陶罐、陶盆等日常生活用品,由于缺乏创新、产品单一,到了上世纪末就越来越衰落了。1997年,村内的唯一制造黑陶的工艺品厂也倒闭了,但身为拉坯工的李建兴坚持做了下去。

  “现在产品更趋向于日用品与艺术品相结合。这是佛头黑陶未来的出路。”李建兴告诉记者,他现在脑子里全是制陶的各种方向,“我准备发展制陶旅游,开发体验式制陶,另外我也很看好多肉植物盆栽用的陶盆。种种这些想法,都是与我们大众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李建兴说,几十年的制陶传承,也坚定了他继续下去的决心,“不论怎样,佛头制陶技艺要一直传下去。”

  而在他的制作车间内,几位农闲来打工的佛头寺村民,则是一边拉着家常一边忙着手中制陶的一道道工序,拉坯师傅认真做着一个个坯子,几位女村民用着黄泥杯在为拉好的坯子进行着雕花、抛光等工作,一切恬淡如常。

  在东营市广饶县稻庄镇项庄村,有一对名叫宋良田和秦芳文的老夫妇,他们坚持传承着祖上传下来的一种舞蹈艺术——霸王鞭。历经百余年,宋良田将祖辈们用于生计的技艺,发展成为一种独树一帜的舞蹈艺术。年近耄耋之年,宋家霸王鞭的第五代传人宋良田希望这一传统技艺得到认可,更希望把它推广普及出去,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宋良田和妻子秦芳文都是霸王鞭技艺的传承人。没有音乐,秦芳文还是能够自己喊着节拍跳着,不算灵巧但是多变的动作让两根竹竿在手中挥舞着,伴随着铃铛声,使整个舞蹈显得好看而又有力度。“这些鞭都是由我自制的,原来是竹竿,现在用PVC塑料管也能做,长的一米三以上,短的只有几十厘米,两头固定上彩绸,拴上铃铛,一支霸王鞭就制成了,舞动起来,彩绸飞舞,铃铛作响,没有音乐也显得十分有节奏。”

  宋良田告诉记者,这种霸王鞭艺术,传到他已经是第五代。到了宋良田这一代,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爷爷宋大伦就开始用向日葵秆制作的花棍教他,耳濡目染,他的技艺也逐渐成熟。1942年,祖孙三代吸取了众家之长,形成了文化艺术形式的霸王鞭。1948年,宋良臣当儿童团长组织了第一支霸王鞭演出队,深受广大人民喜爱。从此宋家霸王鞭在当地开始传播。

  一只小小的蛋壳,通过小小的电钻和刻刀,雕刻出精美的图案,变成一个个艺术品。这种在飞禽类蛋壳上刻琢成画的一种民间手工艺品,在近几年可谓是新兴事物,很少有人尝试。而在东营人李程的眼中,它填满了他的整个业余生活。

  红得黝黑的面庞,粗糙略有茧的大手,谁也想不到他做出的蛋雕让身边的人都不禁称赞,还时常有人前来询问这些作品是否售卖。李程的蛋雕分为两种,一种是鸡蛋,一种是鹅蛋,都是市场上随时可以买得到的,随用随吃,鸡蛋是浮雕,鹅蛋是镂空,很多人喜欢他雕刻的有些村庄与麦田的作品,觉得它们有徽派的风格。鸡蛋玩了一年左右,李程便“转战”到鹅蛋。李程的鹅蛋雕刻全部是自己设计,借鉴了不少网上的蛋雕图片和剪纸图片,他曾经用孔组成梅、兰、竹、菊的图案刻在同一个鹅蛋上。

  李程不仅雕刻出了一个个精美的蛋雕,连刻刀都是自己自制的,用的是车间比较细的废旧钻头以及一次性筷子和树枝。“自制的工具可以按照自己手感调整,比买的容易顺手。”因此,他表示自己希望更多人开始玩蛋雕的同时,建议“新手”自己学着制作工具,“欢迎他们找我交流。”

  一只铜锣挂在自行车把上,大鼓锤一敲,东营的杨师傅吆喝起了自己的生意。自行车后座上:一只只小动物或天鹅、小鸟形状的糖人。八到十元一个,可现场制作,形状奇巧的创作吸引来不少市民围观,不过卖出的较少。提起自己的手工艺,杨师傅说:“超市的竞争越来越多,手工艺很可能会在街面上消失,不过不会绝,还是得流传下去。”

  手工技艺弥足珍贵,它们一度在中国大众的视野中销声匿迹。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传统手工艺传承人及艺术作品,用中国的视角在不同的国际艺术领域内发声,手工艺术被认为是与文化核心价值最为接近的表达方式。它们更象征东方之美,东方之韵。今天,我们用非物质文化遗产来记录、梳理着濒临失传的手工技艺。我们越发惋惜那些尚且在维持生存的手艺人,手艺人需要有“工匠之心”,现在的社会更需要具有“工匠情怀”,这种情怀就是要脚踏实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一心一意地做手艺。只有静下心来做好一件事,做精一件事,才能做出一流的作品。时代呼吁“匠人精神”,需要寻味草根本色的手工艺人,更需要用这种匠人精神引领更多有内涵、有情怀、有温度,好用、365bet!耐用的作品的回归。

千百度

365bet【真.环亚】

Copyright ©2015-2020 365bet【真.环亚】 版权所有

地址:河南资阳市高新开发区滨河北路22号(洛阳留学人员创业园) 联系电话:魏总(工程师):0379-636277677

扫一扫
关注我们